会员书架

第 1 章 【你有本事开论坛...(1/1)

当前为第一章 目录

鸟雀的翅影掠过深山。

在这里,云杉与白榛木之灵共同缄默,维系一个古老的守护约定。而沿繁茂枝叶向下,树根抱紧的泥土之中,依次是至静、至洁、至固三位大精灵张开的防御魔法。三道魔法下,符文交叠如璀璨群星,群星下极深处,晶石墙壁绵延数十里耸立,翼护其下巨大的洞穴,仅有一柱天光被允许投下。

洞穴之中,宝光四溢,金银币都被弃置一旁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晶莹灿烂的晶币。这些钱币组成了宝山的基底,也仅仅只配做基底。

若有博学的古董收藏家来此,一定会当场激动惊呼:那顶冠冕曾经在某位贤王头顶戴着,那座金钟曾经引起过地区的动乱,那只宝石烛台引发了一个家族内部的互相谋害和暗杀,那柄宝剑又曾在吟游诗人口中传唱了数十年……

但是,这些举世无双的宝物如今却像破铜烂铁一样被丢了一地,众多珍宝和钱币向上高高垒成了一座巨型宝山,宝山顶上有一小块被踩平了。

是窝。

鳞甲森严的巨大生物正盘桓此处,背鳍柔顺倒伏,藏起棘刺。他使自己轮廓圆钝犹如一块被打磨过的黑曜石,然而那冷硬的黑鳞、角、翼与尾巴,却已经揭示了他的身份。

——他是龙。

龙将其中一扇翅翼完全张开覆盖着什么,尾巴也环绕过来,绕身体半圈,头枕着自己的尾巴尖,呈围绕的姿势呼呼大睡。在某一时刻,他眼中瞬膜下移,两只颜色深浅不一的金色龙瞳缓缓张开。

龙龙.exe开始运行。

他醒了。

黑龙在金光灿烂的宝山上苏醒,睡眼惺忪,张嘴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。他醒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检查他的宝物是否有丢失,而是抬起黑色的翅翼,将头伸进翅膀底下探看。

龙的呼吸拂动色调浅淡的金发,金发的主人还在沉睡,却已经习以为常地在半梦半醒间抬手,搭在他脑袋上。

“咕噜噜……”

黑龙喉咙里顿时发出了满足又安逸的声响,这对他而言显然是个美妙的早晨。他把头搁在宝山顶上,金色竖瞳一眨不眨地盯着还在熟睡的人。

——他的宝石。

他专注地盯了一会儿,动动一侧翼,将人盖住。

盖住了!

他又把这扇翅膀打开。

打开了!还在!

再盖住!

再打开!哇!还在!

龙沉浸在这种无聊的游戏当中,玩得不亦乐乎。突然,他像小蛾子一样呼扇扇风的翅膀被一把攥住了翼骨,从那只手上传来的握力坚定不移,带着点被扰清梦的杀意。

仿佛被捉住了命运的后颈,又好像看到了再动挨揍的下场,黑龙老老实实地不动了。

大概半分钟的静止后。

黑龙咂了咂嘴,他又行了。

他把头拧动了四分之一圈,让脑袋侧着竖起来,维持这个高难度姿势,继续注视他的宝石。忽然,黑龙发现那个人平静的睡颜发生了些许变化,舒展的眉宇微微蹙起,长睫毛也开始不宁地颤动。

龙从喉咙里发出“呜”的一声,眨巴着金色竖瞳关切凑近,只见沉睡中的人揪起一角被子,用力把被子蒙过头,整个人不堪受扰地蜷缩起来,并发出含混的呓语。

“吵……好吵……”

嗯?吵?

拜尔诺玛这个后半夜梦得很糟。

他是妖精,古老的神代长生种族,追求秩序与完美,信仰稳定与恒久,强大的精神力让他能够完完全全地控制自己的梦境。因此,拜尔诺玛的梦境多数时候都被他自己控制在巨大的办公桌前。

这张书桌被他安置在绝对安宁的世界之底,桌上悬浮着十数面辅助泛光屏幕,可以随意拖动叠拼,而在他身后,则是储存在他记忆中的浩如烟海的书籍组成的宏伟书墙。

书墙旁还挂了一个牌子——

【世界之底自习室|番茄钟|水流声|机械声|学习搭子|论文】

观赏造景潇潇而动,云雾发出细碎流水声,苍白空间里,机械鸟来去,运送成果与资料。

这里安静,静谧,且没有上蹿下跳满地乱爬的龙,于是此世与智慧相关的财富就从这张梦境书桌前喷涌而出。博学的妖精兢兢业业进行研究,过去的千余年中,他已在这里完成了许多项改变世界的伟大发明。

研究间隙里,机械鸟助手送来琥珀色的茶水,拜尔诺玛接过那个龙龙形状的杯子,轻轻抿了一口,恰到好处的甜味和草木清香让他惬意地呼出一口气。

随手拖动过旁边一面泛光屏幕,拜尔诺玛另一只手上还端着茶杯,他想提前看看下一个阶段要汇总的实验数据。

泛光屏幕柔顺地被拖动过来,却伴随着“嗞”的一声。

拜尔诺玛:“……?”

本来要移向唇畔的茶杯硬生生顿住,博学的妖精眨了眨菱瞳,难得茫然地看着屏幕。

他的实验数据呢?屏幕怎么突然红了?

精密的仪器往往只需要朴素的修理方式,拜尔诺玛一只手还端着茶杯,一只手已经熟练地举起,作势欲捶。

【嗞……嗞嗞……】

【试公告……一次……检测……】

【庆祝……首次登陆即可……银币×10……蜥皮护具套装……更多……嗞嗞……关注内置……】

刺耳的警报声响起,不止拜尔诺玛手下的这面屏幕,其他屏幕由近及远,被感染一般,红光缀连成一片。安静的世界之底自习室内,一时间全是响亮的嗡鸣,伴随而来的是嘈杂的说话声,宛如千万人同台。

【正所谓兵马未动论坛先行!】

【开门呐!开门呐!你有本事开论坛!你有本事开门呐!】

【让我进去!我现在就要进去!】

【我是学生!我先进!】

【我是畜生!我先进!】

【楼上的朋友不必如此吧……】

这仅仅是拜尔诺玛能勉强捕捉到的几句话。

茶杯下坠,被空气托起,他按住书桌仓促起身,耳边全是“嗡嗡嘤嘤”的嘈杂声。

几个人说话,每个人的话语也许还能被分别捕捉,可当千百上万人一起说话,所有声音只会汇聚成一大片混沌的声浪,声浪裹挟着五感敏锐的妖精,让他不堪受扰,双手捂住了微尖的耳朵。

“好吵……”

用尽最后的力气,他在潮水般的噪音中颤巍巍向前伸出手——

先暂停了他的番茄钟。

梦境之外,拜尔诺玛在柔软的被褥里越蜷越紧,大概是深睡中也知道自己正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,坚固而美丽的翅翼正笼罩在他头顶,所以他并未立刻醒来。

“嗷嗷?”

见拜尔诺玛在梦里挣扎,黑龙顿时焦虑地凑过头来。他先是谨慎地嗅了嗅,却没有嗅到什么噩梦的味道,噩梦也不敢来他的翼下。他又用头拱了对方两下,试图把人从被子里拱出来,然而那被子卷裹得紧紧的,不肯松开。

联想起先前听到的模糊字句,一瞬间,黑龙福至心灵。

对了,吵。

诺诺说,吵。

他松开环绕的带鳍尾巴,开始怒气冲冲地在宝山顶来回踱步绕圈,找寻噪音的源头,晶币在他爪下“哗啦啦”发出被踩塌的细响。

可怜沉睡的妖精,眉心顿时蹙得更紧了。

黑龙连蹦带跳,怒火中烧,在四周拱来拱去。他发现了一只倾斜插在宝物堆里的黄金座钟,黄金竖瞳顿时森冷。

是不是你在吵?

座钟的钟摆数本来百年如一日,一直规律摇摆着,现在被黑龙冷眼注视,钟摆的摆动开始变慢。如果它是人,脑门一样的钟盖上大概已经渗出了冷汗。

黄金座钟:“……”

它像夹住一条小尾巴一样,默默地,默默地夹住了它的钟摆,依旧被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龙一尾巴扫翻,伴随“哐当”一声巨响,仰面躺倒在了晶币堆里。

黄金座钟:“……”

淦啊!

处理了可疑的座钟,黑龙又猛然扭头,盯住身后那顶嵌有三十二种不同宝石的华丽冠冕。

宝光闪动得未免过于喧闹了。

是不是你在吵?

宝石冠冕:“……”

它瞬间熄灭了自己的宝石之光,还是难逃被处理的命运,被一尾巴高高扫下宝山,在一连串“咚”“当”“哐啷啷啷”中滚下去,尖尖朝下躺在了地上。

宝石冠冕:“……”

日哟!

迟迟找不到噪音源头,黑龙愈发怒不可遏,他“擦擦擦”在晶币上磨爪子,又“哗哗哗”从山顶向半山腰滑铲,最后“叭叭叭”用前爪痛击附近每一件可能发声的宝物。吟游诗人传唱的石化之剑被他叼在嘴里,“嘎拉拉”划过来,“格楞楞”拖过去,绝望到甚至已经把自己石化了。

化石之剑:“……”

讲点道理吧!!!

黑龙上蹿下跳忙活了好大一会儿,焦心地抬头看宝山顶,发现山顶的被子卷依旧越缩越紧。显然,噪音问题并没有被解决,甚至比一开始更严重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!

已经,别无选择了。

这是,战争!

黑龙满脸凝重,缓缓张开口,在他喉咙里,灼热的光焰正在被引燃。某一时刻,他骤然仰头喷吐出大股烈焰,然后向四周横扫,平等地摧毁每一个可能存在的噪声源。

毁灭吧!噪音!

诺诺的睡眠由他来守护!

轰鸣声震耳欲聋,半山的鸟雀仓促逃亡,就连山下村落中,也有人拄着锄头抬头。他拨开颈侧暗红的碎发,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,手搭凉棚瞭望。

“大清早的,那两个家伙又在玩什么play啊……”

“这么吵。”

洞中,上方是火与风的尖啸,下方是痛苦蜷缩的柔弱被子卷。黑龙持续喷吐烈焰,深浅不一的金色龙瞳之中,熠熠旺盛着的,是根绝噪音的决心。

究——竟——是——谁——在——吵——

别——吵——了——

宝物们在烈焰余波中瑟瑟发抖,向天诚挚祈求,快来个谁把这个疯子龙制裁了吧!龙又拆家了啊啊啊啊!

制裁很快就到了。

不,应该说,制裁很快就醒了。

一柄一人多高的权杖在一连串动荡之中,终于支撑不住,无法继续维持直立姿态,向旁边慢慢歪倒下去,最后“咚”的一声,敲在了那个被子卷的头部位置。

可怜的被子卷弹了一下,就生机全无地摊平了。

“……”

黑龙的火焰硬生生卡在嘴里,被他自己艰难咽下。

妖精挣脱被子卷坐起身,浅色的金发微微蓬乱,尖耳只露出一点尖,困倦垂下的睫毛遮住妖精特有的菱瞳。他头上顶着个权杖敲出来的包,就这么呆呆坐了一会儿,然后抬手掩住一个哈欠,神情中透着一股睡眠不足的憔悴。

缓了一会儿,他向黑龙伸出一只手,声线轻柔。

“……过来。”

硬吞火焰掩藏罪证,黑龙耳鳍处有些冒烟,他原本还有点心虚地耷拉着两扇翅膀,一听这话,立刻精神了,高兴地“嗷嗷”两声,叮呤咣啷地狂奔过去。

诺诺!你听听看!还吵不吵了?

诺诺一定是知道,是他在费心费力解决噪声源这件事了!看!一醒过来,就要奖励他感谢他!

有什么比一个摸摸更适合当谢礼的呢?如果有,那一定就是一个抱抱!

龙把脑袋昂得高高的,得意又骄傲,等到了拜尔诺玛身边,又将头垂下,闭上金色竖瞳兴奋地期待着。

一只手伸出,先是托住龙的下颌,将他的头固定好,确保他不能跑掉。接着,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两下测定角度,带来一阵柔风,黑龙顿时紧张地“呜呜”两声。

要来了!要来了!他的摸摸!

不料,那只落下的手掌在中途突然紧攥成拳,裹挟着被生生吵醒的怨气,捶在龙的脑袋上!

吵闹的龙龙往往只需要朴素的修理方式!

“咚!”

“苏尔特。”

“你好吵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

元旦快乐!开文撒花!热烈欢迎诺诺和龙龙莅临我文指导工作!

这本严格意义上是个五年前的老梗了,上本西幻《小犄角》连载期间重新细化了文案,大家期待度一直很高,终于酝酿好开出来了,感谢等待!

诺诺人设见封面,有制作动态PV,欢迎移步大眼睛查看~

当前为第一章 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