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书架

第 10 章 我遇上过的麻烦,...(1/5)

目录

燕知梦见了小时候。

从小他肠胃不好本来就不吸收,吃了东西稍微消化不好就容易难受,多吃一口饭比登天还难。

他还挑食。

饭里有任何气味冲的东西他都不吃,饭桌上有酒味他也不吃。

燕知能保持一个比正常儿童只消瘦一点的体型,全靠牧长觉盯着。

单纯“吃饭”这件事牧长觉都跟他约法好几百章了,吃完了牧长觉也完全不大意,有点不消化的苗头立刻连哄带骗地带着在屋子里溜圈。

海棠笑话他俩:“别人家小孩儿溜小狗,我家大孩儿溜小孩儿。”

牧长觉还很严肃地提醒他妈妈,“请您不要拿天天跟小狗比,会伤他自尊心的。”

海棠冤死了,“我没那个意思啊牧长觉,人天天一点意见都没有,你敏感什么啊?”

“天天有没有意见都不行,因为我有意见。”牧长觉说得一本正经,“就算他现在不懂,以后想起来也会不开心。我不喜欢别人跟他开这种玩笑。”

海棠不甘心,问旁边的小朋友,“宝宝你有意见吗?”

那个年纪的小崽还不能完全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主打一个盲从,“有意见的。”

海棠看着这板着脸的一大一小,笑得不行,“行行行,我惹不起。”

不光她,没人惹得起这俩。

主要惹不起牧长觉。

从小到大,燕知的事,他盯得太细。

赶上一年暑假牧长觉有个封闭培训,连着三周不能跟外界联系。

牧长觉不在,燕知只能临时地回自己亲生爸妈家待一阵。

按照燕北珵跟支璐养孩子的思路,爱吃就吃不爱吃拉倒。

他们对难得在家长住的儿子稀罕了两天,各忙各的去了。

燕知对此完全没有意见。

他趁着没人管的大好时光,秉承他爹妈的放养原则,基本能不吃就不吃,饿了就扒拉两口零食,渴了就灌一杯果汁。

除了暂时缺少了牧长觉之外,他自己觉得这种日子简直很完美。

并且等牧长觉回来,燕知还能有理有据地向他论证蔬菜——尤其是菠菜——的不必要性。

如果牧长觉不接受,至少自己也狠狠放纵了一段时间,值了。

返回顶部